首页>少帅你老婆又跑了>第201章 坦白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01章 坦白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顾轻舟被人按住时,先是大惊失色。

  她最近有点草木皆兵。

  旋即,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那是雪茄的清冽。

  带着雪茄香醇的气息,凑近了她,吻住了她的唇。

  他的吻很深,让顾轻舟几乎透不过气。

  “司行霈!”顾轻舟气得不轻,被他吻得支吾不清,“你吓死我了.......”

  司行霈放开了她,替她关好了房门,才低声道:“深更半夜跑到隔壁去说悄悄话?”

  顾绍打探消息,司慕都知道了,司行霈能不知道吗?

  正是因为知晓了,所以司行霈很介意。他的女人,半夜去跟她毫无血缘的男人房里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?

  不过,顾绍是个弱书生,司行霈也没把他放在眼里,但是醋还是要吃的。

  顾轻舟不想理他。

  她心好似有块重石,紧紧压住她,特别是见到司行霈之后,这块重石的压力更大,顾轻舟透不过来气。

  她隐约之,很想扑到司行霈怀里去大哭一场,她好像委屈极了。

  同时,顾轻舟又明白,她的委屈不是司夫人利用她这件事。

  到底因为什么,她不明白,是委屈难过。

  她想抱着司行霈哭,她很种情绪,只想在司行霈面前发泄。

  但是,理智又告诉她,她没什么值得发泄的。

  她心情低落,没兴趣和司行霈说话。将窗帘拉好,顾轻舟拿出一件很旧的毛巾,盖在床头台灯。

  这样,台灯的光被笼罩住。

  她再打开台灯,屋子里有很淡很淡的光,这些光不会通过窗帘透出去,同时让屋子里的人适应之后,能看清眼前的东西。

  顾轻舟坐在床,双腿往里一收,盘坐着没有动。

  她软软的,像是赌气,又像是心事重重。

  “怎么,心情不好?”司行霈轻轻摸着她的脸,“跟司慕出去,两个人孤男寡女的,我还以为你很开心呢。”

  句句讽刺。

  顾轻舟想起,副官说司行霈要等年底才回来,如今他提前了几天。

  不知是事情提早忙完,还是特意回来找顾轻舟的。

  估计是听说了顾轻舟给司慕治病,提前回来找她的麻烦。

  顾轻舟的心情更加沉重、拥堵。

  司行霈却狠狠板过她的脸,双手钳住她的下巴:“小东西,你在跟我闹脾气吗?”

  顾轻舟打开他的手,他却顺势将她压在,狠狠吻着她的唇。

  他吮吸着,很是用力,几乎要将顾轻舟的唇咬破,将她按在床无法动弹,手早已沿着她的衣襟滑了进去。

  顾轻舟心里很沉,身更沉。

  她一动不动,任由司行霈为所欲为。

  司行霈也察觉到了她的异样,只见她躺在红银色绣并蒂莲开的被褥,盛绽的莲点缀着她,她墨色长发萦绕,像一具艳尸。

  她毫无生机般。

  司行霈感觉她遇到了事情,他坐起来,将她抱在怀里。

  “司慕的事,我反复交代过,不许你给他治病,你不听我的,还给他治好了,此事我不饶你,咱们慢慢再算账。”司行霈将她拢在自己宽阔的胸膛,然后又问她,“你怎么了?”

  顾轻舟不答,她沉默着。

  她在其他人面前,心里没有这么难过,独独看到司行霈,这股子情绪全冒了出来。

  偏偏纷繁错杂,她什么头绪也理不清楚,心像一块浸满了寒水的海绵,沉淀,随手能掐出泪来。

  “轻舟?”司行霈的唇,轻轻落在她的面颊,“谁欺负你了?”

  良久之后,顾轻舟才缓缓叹了口气,说:“我想睡觉了,你回去吧,有什么事明日再说。”

  司行霈哪里肯走?

  他是来找她算账的。

  见她这样,他又不忍心,故而没有动,紧紧抱住了她。

  直到凌晨三点,顾轻舟早已熟睡,司行霈才轻轻起身,准备离开。

  推开他阳台的门时,发现顾绍站在寒风里。

  这孩子不知站了多久,身都冻僵了,双颊被冷风吹得通红。

  “少帅,你不能这样对舟舟!”顾绍太冷了,声音打颤道,“舟舟是要嫁给你弟弟的,你为何要毁了她的生活?”

  “与你何关?”司行霈冷漠,静静瞥了他一眼,翻身跳下了阳台。

  顾绍吓一跳,趴在阳台望下去,司行霈像只迅捷的豹,借助墙壁的一些简单攀岩,他已经稳稳落地,到了一楼的院子。

  院墙约莫一米八的高,司行霈却像跨过一条小板凳似的,轻轻跃了过去,消失在迷蒙的夜色里。

  顾绍气得不轻。

  他又不能说什么,只得自己先回房。

  顾轻舟睡在司行霈身边,总是特别的沉,除了今天晚。

  所以司行霈起身离开、顾绍在阳台和他说话,顾轻舟都知道。

  她躺着,一动不动的,只感觉司行霈睡过的那一边,被窝渐渐凉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